麦比乌斯

【龙獒】尘网(3)

盐龙少爷×奶科司机

ooc是我的,他们属于彼此

禁转出,禁二改。

本章画风突变预警~

感觉热度越来越低……抱着靠枕哭T^T
果然我是写的不太好〒_〒

评论我都会好好看的,蟹蟹你们





        马龙如往常一样出门,很欣慰地看到车也如往常一样等着自己。

        “不错,准时。”

        马龙看到他的小司机偏过头抿嘴笑了一下,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张继科昨晚折腾很晚,但一直记着要准时来着。

        昨天的光线不好,今天仔细看看,小司机还当真是有一副好样貌。马龙见过太多用化妆品堆积出来的美丽了,对于这种自然的美好,他很欣赏,加之张继科与他年纪相仿,马龙的言谈之间也就多了几分随意。

        “这,这应该的……”张继科舔舔发干的嘴唇。

        “我该怎么联系你?”

        “哦,对”张继科掏出一张纸递过去,显然是早就准备好“有事打电话吩咐我就好。”

        仍是偏着头,没有正视马龙。

        “我长得就这么对不起你?还是我凶神恶煞?你连看我都不敢。”

        龙少爷随口开着玩笑,小司机慌乱起来。

      “没有没有!”小司机像是吓着了“我,我不是……”

        “好了,逗你呢。”

         马龙笑看着小司机的慌张,心情愉悦。低头看手中的纸,折的整整齐齐,上面写着的是一串电话号码,工整的笔迹,背面还写着名字——“张继科”马龙在心里默念。

        字算不上好看,比不上自己一手飘逸的行楷,但十分整齐。

        字如其人,乖巧而柔顺。





        其实马龙说的没错,张继科是不敢看他,他怕他,他知道自己的目光一旦看见马龙便会黏上,撕都撕不下来。所以他只能偷偷地通过后视镜瞄一眼,再瞄一眼……

        在不知第几次瞄时,马龙突然抬头,小司机又慌慌张张地收回眼神。

        马龙自然是看到了,没多想,只当是小司机,嗯……怕生?或许吧。

        “这就是你的名片?”马龙抬手晃晃夹在两指间的纸片,挑眉冲着小司机笑说。

        小司机看着龙少爷唇边扬起的一抹明媚笑意,不知怎么的,思绪竟晃晃悠悠飘到了昨晚,脸上一阵火烧。

        “我用不到名片的。”确实,以张继科的身份,名片也没什么用处。

        马龙点点头,不再言语。

        小司机狠狠揉了一把发烫的脸和耳朵,这不争气的,还有自己从马龙上车起就不断加速的心脏跳动,也不争气,还有张继科,最不争气的就是张继科你自己了!小司机忿忿地想。

        张继科看着马龙下车离去的挺拔身姿,脸上刚刚降下的温度又有回升趋势。

        小司机苦恼地把脸埋在方向盘里。

        哦,他要完了。

【龙獒】尘网(2)

盐龙少爷×奶科司机

ooc是我的,他们属于彼此

禁转出,禁二改。

预警!本章有獒龙臆想!注意避雷。

lof好敏感,被锁了……
谁能教我发个图链?(⊙v⊙)

前文戳头像~




        已是深夜,路边摊上还是有不少小混混在吵吵嚷嚷地笑闹着,粗声粗气地叫喊着,酒瓶撞在一起发出脆响。

        张继科抱紧胳膊,缩起脖子,小心地快速走过——惹了那些人是挺麻烦的,他不喜欢麻烦。

        还好如张继科所愿,他们没发现他。

        张继科拐进一条狭窄的胡同,他的出租屋在那。

        说是出租屋,其实就是个不足二十平的地下室,房门就是块烂了的木板,墙面被熏得发黑,空气都带着好大一股霉味,原来墙上还挂着被烫了几个烟头印的海报,被他撕下来,换成了剪报。

        其实张继科是有洁癖的,他自己都觉得好笑,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也不能是那种有洁癖的人,但他偏偏就有,还挺严重。

        张继科很细心地收拾了屋子,东西虽然旧,但是他都尽量擦的很干净。下去的楼梯不太好走,没有扶手,而且又窄又陡,张继科每次走这楼梯,都是小心翼翼。

        他曾亲眼看到一个大肚子的女人被一个男人用力扯开她拽着他袖子的手,从一个一样又窄又陡的楼梯上滚下来,男人嫌恶地拍拍袖子离开了,而张继科只能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人心总是冷过冰。

        愚蠢的爱,但总有人爱这愚蠢。



        这破门,隔音果然不好。

        张继科躺在床上,有点烦躁地想。

        腐朽的门挡不住隔壁传来的一波一波的浪×荡的叫床声,女人的呻×吟,男人的喘息。

        张继科没有吃晚饭,他等了马龙很久,现在胃有点疼,他想他应该先去吃点东西,面包或者方便面,但他没动。

        隔壁的声音还在继续,女人的叫声越来越甜腻,和着床板摇动的声音,张继科的喉结滚动一下,颤抖着手,伸进了自己的底裤。

        眼前晃晃悠悠地浮现出一个身影,白生生的脸庞,又奶又软的声音,比隔壁的女人好听多了,那么叫起来也应当是……

       张继科睁着眼仰躺在床上,眼前景物开始慢慢虚化,颤抖着释放自己,精神离失肉×体,肉×体得到满足,精神却充盈空虚。

       有些痛苦地抱住头,蜷缩在床上喘着气,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骂骂咧咧地踹隔壁的房门

        “叫的那么×浪,生怕别人不知道是吧……”

        后来,后来张继科就不知道了,胃在隐隐作痛,脑子也混沌得厉害,思绪繁琐。

        ……他想他该起来收拾床铺,他想明天该起的更早去早餐店打工,他想以后必须准时接送马龙,他想他受不了这么脏,他喜欢干净,马龙就很干净,所以他喜欢……他总是想到马龙。

        真悲哀,他也是愚蠢的人。

【龙獒】尘网

   盐龙少爷×奶科司机

ooc是我的,他们属于彼此。

勿转出,禁二改。




      “叮铃铃……”

      闹钟只响起一声便被按掉,马龙翻身下床。

      套上运动服,出门。

      每天早晨六点准时出门晨跑,四十分钟后回家,洗漱换衣,七点准时开始用早餐,七点四十准时出门,八点准时到达公司。这是马龙保持了许多年的习惯。

      “爸。”已经晨跑完,换上了高定三件套,抹上了发胶的马龙来到餐桌边,对着马董问了声好。

       马董“嗯”了一声以示回应,依然低头看着报纸,马龙也拿起准备好的另一份报纸。

       七点四十。

       司机老赵为马龙打开车门。

       “少爷,我这家里有点私事,这两个月就不是我接送您了。”

       “没事,如果是家里有什么事不方便,需要帮的,尽管开口。”

       老赵忙不迭地摇头“这怎么好意思麻烦少爷,是我那儿子,要在老家娶媳妇儿了啦!”老赵憨憨一笑。

        “这样啊,那我可得包个大红包。”马龙的视线离开屏幕,冲着老赵温和一笑,说着恭喜。

        合上手提,下车。
 
         “适当的对于身份低下的人表现出尊重和善意,可是收买人心的好手段。”

        马龙走进公司,一面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朝着对他弯腰打招呼的职员们问好,一面想起父亲曾说的话。

        诚然,年仅24岁就已是腾跃公司的广告部总监,离不开马董的私下授意,但也与马龙的努力分不开。腾跃公司虽然不大,但也绝不算小,马家也算得上是b市叫得上号的名流。

        马龙自然是符号青年才俊的所有标准,样貌清隽,身姿挺拔,谈吐得当,举止优雅。也不同于那一般的二世祖,是个有手腕,会来事儿的人物。

        于是,马家上下,公司上下,外界主流媒体,没有谁不称赞马龙。

         ……回到办公室的马龙,刚关上门,那勾起的唇角便如那门闩一般“咔”的一声收回,抿成一条直线,丝毫不见任何笑意残存。



       像之前的无数个下班的夜晚一样,马龙坐在车里,腿上摊开了一叠文件,后背挺得笔直,即便是柔软的皮革座椅,马龙也没有放松自己。

        刚刚完成一单大案子的马龙难得地心情不错。
  
        “少爷。”

        低沉微哑的声音,像是优雅的大提琴。

        马龙下车,为这一把动人的嗓子扫了几眼他的新司机。

         出乎意料地与那成熟的嗓音不同,他白皙的脸倒是还带着几分稚嫩,光线昏暗,看不很清楚,只依稀可见垂着的眉眼很是俊秀,仍扶在车把上的手同样白皙却并不细致。

         马龙收回目光,索然无味,只撂下一句轻飘飘的“别迟到”,就迈步走开。

         于马龙而言,这一天就结束了。


         马龙轻飘飘的那句“别迟到”落在张继科心里却是重如千金。

         只三个字,他却在心里翻来覆去地念了好几遭,恨不得把这三个字揉破了,碾碎了埋在自己此时发烫的胸口里才好。

         张继科就这么伫立着,目光随着马龙的背影迁移着,带着几分欣喜,几分迷恋和一分悲伤。片刻后,又垂下眼,捏捏自己洗的泛白的格子衬衫的衣角,摇摇晃晃地在昏黄的路灯底下,慢慢走着。

         张继科看着自己的影子被渐渐拉长,又变短,又拉长,又变短……

         真有意思,他想。抿着嘴露出个笑容,为自己的开心愉快地找着借口。



作者题外话:马总监你就算坐的再直,我也会把你的取向写弯的hhhhhhh。
小天使们求评论,求小心心啊~